風輕輕的吹拂
孤單悄悄爬上三樓的階梯
我做了個夢
夢見你 還有沒傷心的我

透過簾子的光特別美
夢中的你 在簾子後面
輪廓有點模糊 怎麼了?
連長相都記不清只記得心跳的速度

午後的陽光離開了陽台
盞盞燈都點上了
癡癡的一隻貓
撥弄著被困住的蝴蝶

不甘寂寞的貓阿
舔了舔爪子
再次 撲

又落空

甩了甩尾巴
孤單又驕傲的貓



紫色燕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